搜索
当前位置: 优彩网 > 伯劳 >

谁为野鸟代言?果农为防鸟 偷吃私架捕鸟网酿野鸟惨剧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5 18:24 | 查看: | 回复:

  青浦果农架网现象普遍 野鸟被捕后多惨死,活鸟在农贸市场均价30元转卖, 流向餐桌

  “让候鸟飞”从今年6月至今共举办了9次上海青浦果园查访活动,集中在葡萄上市的8、9月,共去了21家果园,初步估计均在10-30亩之间,清网数量192张,清理死鸟233只,解救活鸟9只。

  麻雀、家燕、珠颈斑鸠、棕背伯劳、乌鸫、灰椋、白头鹎、池鹭、白头鹎、翠鸟、红尾伯劳、翠鸟、白鹭

  包括51只白头鹎、37只麻雀、27只棕背伯劳、26只灰椋鸟、19只珠颈斑鸠等

  园主承认或有依据可推测,存在吃或出售所捕野鸟的架网果园,有10家,将近50%,不包括无法核实的。

  9月,在果实成熟丰收的最后时期,伯劳鸟的一双后肢被牢牢捆在一张细网中,无法挣脱,它也许只是路过,并没有想贪嘴偷食网旁的果子。然而越挣扎,细网丝线缠得越紧,它或许试图扑棱翅膀飞向目之所及的天空,但终究僵死在这一张细网中,被其他的鸟儿啄去了双眼。

  为防止野生鸟类啄食,减少经济损失,上海部分郊区的许多果农在园地中架起了数张肉眼很难看清的捕鸟网。野鸟保护组织志愿者在每周拆网行动中都能发现,捕鸟网上缠着不同品种的野生鸟类,包括珠颈斑鸠、池鹭等。根据目前中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架设捕鸟网捕捉野生鸟类的行为涉嫌违法。

  近日,记者跟随志愿者赶赴青浦,沿着沈砖公路对部分周边葡萄果园架设捕鸟网的情况进行查访时发现,果农的法律意识不强、没有更合适的驱鸟工具或为架设捕鸟网的主因。9月19日凌晨4点,根据志愿者提供的线索,记者暗访了位于青浦区沈砖公路上的农贸市场,发现私下买卖野生鸟类、供给餐馆的利益链存在。

  然而,这样的情况可能并不仅存于青浦区,上海其他地区也有大量果园,野生鸟类保护何去何从?

  在果园里插两根竹竿,把尼龙材质的棕色丝网绑在竹竿上,一张捕鸟网就制作而成。正值今年6月至9月葡萄收成、下市时间,为了防止喜爱浆果的野生鸟类啄食葡萄,上海郊区的不少果农在果园内架设起了肉眼难以看清的捕鸟网。

  近日,记者跟随“让候鸟飞”公益基金华东野保协作中心上海护鸟项目志愿者赶赴青浦进行查访。

  经测量,捕鸟网的长度大都2米宽,7至8米长,网眼细密,丝网多为尼龙材质,在远处很难用肉眼看见,路过的野生鸟类一旦撞上,便很难逃脱,愈挣扎愈遍体鳞伤。

  “我们是通过观察有无竹竿竖在那里,来判断是否有人下网捕鸟。”一名志愿者介绍。志愿者驾驶的车辆沿着沈砖公路开行,车上成员不时地停下车用望远镜查看道路两旁果园,对于不能驾车驶进的田间小路,只能通过步行方式靠近。

  驾驶至第二个葡萄园时,志愿者发现了数张捕鸟网,并辗转联系到了果园主人。志愿者向对方发放了印好的“务农者保护野生鸟类普法材料”,并拿出准备好的红白相间的驱鸟带(又称“防鸟带”)并向果农介绍其工作原理。驱鸟带在不伤害鸟类的同时,通过自身的太阳光反射警醒沿途的鸟类不要靠近,起到较好的驱鸟效果。

  这里的捕鸟网应该已架设很长时间了,大多数的网线已经由原来的黑色褪为暗黄色。有些捕鸟网上虽没有小鸟的尸体,但是可以明显看出网线上缠着鸟的绒毛,说明被网捕住的鸟已经被果农扯掉了,这也是为了保持网持续使用最简便的方法。

  志愿者在与果农沟通达成一致意见后,兵分两路,一行人去拆捕鸟网,另一行人则去悬挂驱鸟带并教给果农安装方法。跟随拆网的志愿者,记者发现,捕鸟网的线韧度比较高,因此志愿者每人戴着纱线手套,拿着剪刀,先是把支撑网线的竹竿拔出来,再把竹竿水平放在地上剥离网线亩的果园里,志愿者一个多小时共取下14张网,发现16只鸟,其中以白头翁为主,还有一只个头较大的白鹭。

  “被网拦住的鸟,大部分是被网线缠住双脚,越挣扎,缠得越紧,只能困在网上等死,还有少部分鸟甚至是在飞过时直接被网线头勒死或者勒断舌头。”志愿者介绍,在这16只鸟的尸体中,有些已发干的说明死亡时间较长,有些则可能是刚死不久的。

  记者从志愿者处得知,可以通过观察鸟尸体的眼睛来判断死亡时间,眼睛完整的鸟就是刚死不久的,而已经死亡很久的鸟的眼睛会不见,因为会被其他的鸟吃掉。所有的鸟类都是一样的,会先吃眼睛。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早在2013年1月,上海人工委对上海市林业局的一封回复函中就明确:“野生动物资源是本市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1993年,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办法〉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其中第十三条规定:禁止使用军用武器、气枪、炸药、毒药、猎套、地弓等工具,或者采用火攻、电击等方法猎捕野生动物。本条所列举的工具和方法,属几类常见的、危害后果严重的猎捕工具和方法,执法实践中应当予以禁止的捕猎工具和方法包括但不限于以上列举范围。对本市使用粘网、鸟网等危害性捕猎工具和方法猎捕野生动物的违法行为,相关部门可适用《办法》第十三条以及有关法律法规,追究其法律责任。”

  部分鸟类喜爱啄食浆果,尤其秋季果实成熟的季节,此时没有大棚遮蔽的果园对于部分野生鸟类而言,可谓是饕餮盛宴。但面对鸟类啄食带来的经济损失,果农也欲哭无泪。

  “一下(架设)网,鸟就害怕了,小鸟很聪明的,刚开始的时候(网上的鸟)还比较多,后面就少了,因为它们看到了其他挂在网上的(鸟的)尸体。我们平时不会去查看网的,有些死的(鸟)留在网上也可以吓吓别的鸟。”9月上旬,沈砖公路附近的一名果农告诉记者。

  此外,部分果农向记者表示,如果有更好的方式驱逐野鸟,并且不带来经济负担,他们愿意拆下捕鸟网。

  “每年的6月中旬至10月,是葡萄开始成熟的季节,这也恰好是鸟类出现的旺季,因为对它们来讲有东西吃了。有树林和有水的地方,都适宜这些鸟(野生鸟类)活,所以靠近这些地方的果园损失更惨。”果园在青浦区顾南路上的果农吴廷(化名)告诉记者,他的果园恰恰靠近小树林和水域,每年6月中旬,野生鸟类啄食葡萄的现象就特别严重,“一下雨,这种驱鸟的袋子(指包裹在葡萄外的保护袋)没什么用的,葡萄透过袋子露出来就容易被鸟啄。去年因为雨水多,我这地里损失了将近一半。一旦一只鸟啄破了袋子,果子的浆汁留下来,其他的葡萄很容易就烂掉,还会吸引更多的鸟来啄。”

  根据吴廷提供的数字,今年6月中旬至9月初,他租用园地种植葡萄,果园共有超过20亩葡萄园地,根据成熟批次看,晚熟葡萄约占三成,其中大半都受到了野鸟啄食的损失。“成群结队地来,夫妻两个忙死了,这些鸟东啄一下、西啄一下,我实在也没想伤害它们,但问题是,我种葡萄不容易,什么样的好办法才能够防鸟呢?如果我们要投入资金去做大棚果园,不但要自己承担大棚的钱,还要去学习新的种植技术,因为露天和大棚的种植技术是完全不一样的。算下来,一亩地要增加投入2万(元)。”

  “我们接到过这种举报,但是那些果农并不是为了捕鸟而设网的,主要是防止鸟把葡萄吃掉,而且这种鸟都是一群群地来。这些吃浆果类的鸟,在葡萄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它们已经把果子吃掉了。但是防鸟网确实蛮贵的,然后就造成现在的(架设捕鸟网)现象比较严重。”青浦区野保站的工作人员19日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了解,果农对这种“鸟害”非常厌恶,“因为都是一家人全部投入在上面,就靠几个月的产量(6月到9月)。”

  “有些被捕鸟网拦下的鸟类并不是吃葡萄的,而是捕食飞虫的,但是因为果农所用捕鸟网的间隙太小,所有飞经此处的鸟类都难幸免。”9月初,“让候鸟飞”志愿者周中(化名)参与了一次走访果园清拆捕鸟网的行动,她捧起一具伯劳鸟的尸体,向记者介绍,“比如伯劳,它们不吃果子,是一种食肉的小型雀鸟,生性凶猛,是主要的食虫鸟类。”

  并不是所有野生鸟类都因吃浆果而死于网上,这也使更换无害驱鸟方式显得更加迫切。

  根据目前多个NGO的实践和了解,主要的无害驱鸟办法包括:驱鸟带、防鸟网、超声波驱鸟机等。其中,驱鸟带的价格低廉、效果良好;防鸟网线粗、网眼小,能够大面积包裹住果园,最有效避免野鸟啄食,价格稍高,均价约在每公斤12元;超声波驱鸟机价格过高,且适用有效直径尚未经过实际验证,因此还未在上海地区投入实验。

  “一直以来,我们都向果农免费分发驱鸟带,并示范如何安装才能有好的效果,让他们保证再也不用捕鸟网。”“让候鸟飞”相关负责人解释,驱鸟带是一种通过反光来实现驱逐野生鸟类的方式,“鸟看到驱鸟带折射出的刺眼光芒,就不会靠近。驱鸟带的好处是投入比较小,与更加高端的防鸟网相比,便宜不少,与架设捕鸟网相比价格差别不大。”

  在淘宝中输入“驱鸟带”查询价格发现,宽4.5厘米的驱鸟带一卷售价在3元左右,一卷长度为80米。“一亩地大概需要4卷,能够用一季。果园大小不一,有些没有大棚的果园可能会有20亩地,那么用驱鸟带一季的价格是240元。对比于捕鸟网来讲,投入差不多。”

  根据过往多次劝说拆网的经验,志愿者们发现部分果农也并非专门为了捕鸟而架设捕鸟网。“所以能沟通的就尽量沟通,希望他们配合我们,实在不行的就只能向有关部门举报。不能只注重自己的经济利益不考虑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不是吗?”

  那么,是否能通过某种政府补贴的方式,鼓励果农选择防鸟效果更好,但对野鸟没有伤害的防鸟网呢?

  “这个我在几年前就已经跟上级部门反映过了,到现在还没有回复。”19日,青浦区野保站的相关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无奈,野保部门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庞大的资金量来源能投入补贴,“只能靠上级部门跟青浦财政争取资金,最好能补贴,希望政府补贴一部分买防鸟网的钱。”

  尽管大多数果农架设捕鸟网的初衷或许并无恶意,但捕到的鸟也可能会流向餐桌。

  “根据目前已走访果园的统计情况来看,有五成果农表示,吃过捕到的鸟或者把鸟转卖给他人。”“让候鸟飞”的相关负责人18日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实际查访时,大部分果农都表示清晨时分,有人会挨家挨户收购仍然活在捕鸟网上的野生鸟类,怀疑存在买卖野生鸟类的利益链条。

  这一点,也有不少果农向记者亲口承认。“活的鸟就可以卖掉,不知道是不是农贸市场的人,但是确实有人向我买的,一般性小的(在捕鸟网上的活鸟)30块钱一只。我们有时候自己也吃的。”一位沈砖公路沿路的果农告诉记者,她并不知道野生鸟类不能买卖。

  19日,根据志愿者提供的线索,记者暗访了位于青浦区沈砖公路上的农贸市场。

  “师傅,听说这里有卖野鸟的啊?我们想买,活的那种。”记者随机询问了一名贩卖鱼虾的小贩陈先生。

  “农贸市场上已经没有卖了,大家都知道卖这个(野生鸟类)是违法的,要抓进去的。”陈先生上下打量记者,补充说道,“不过你买这个做什么?我倒是有的,如果你真的要,等会儿让认识的人给你送过来。一般来说,买多的,平均下来就是30块钱一只。”

  现在农贸市场禁止贩卖野鸟已经是众所周知,但陈先生仍然会在林地中架设鸟网,或出售给熟人或自己食用。“他们(熟人)是开餐馆的,店里有人会要吃野味,一般价格在30元一只。”他随后向记者表示,如果有需要,有活鸟上网时会通过手机联系卖方。

  除了成为“盘中野味”,上海地区的野生鸟类被捕捉后,还会成为笼中玩物。上海市青浦区野保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还有专门为抓鸟过来的。“现在有很多玩鸟的,他们就到林子里去架网捉鸟。这也是非法的。”

  “其实只要发现有鸟我们就可以(向野保局)举报,而且如果有二十只的话是必须立案的,我国东北地区发现有几只就直接举报了。”从事野保工作的业内人士指出,从上海市范围来看,虽然野保部门对举报的反应速度相当迅速,但仍然面临执法缺位、人员不足的问题,“青浦区绝不是单独样本。”

  该野保业内人士指出,一般从事野生动物保护的区级部门主要为区野保站,区野保站属于区政府,部分归属在区政府农委(农业委员会)下,部分是区政府环保局下。

  “上海是全国唯一没有森林公安的地方,森林公安是执法的,违反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就由森林公安处理。野保站相当于业务部门,从事例如鸟类调查、监管蓄养繁殖单位之类的工作。但上海没有森林公安,野保站的执法权就由绿化局或者农委委托,属于委托执法。例如,青浦区野保部门跟林业站是开在一起的,连同林业站带野保部门一共只有15个人。负责野生鸟类保护的,仅有1个人。”上述业内人士指出,除了野生鸟类保护工作之外,这位负责野生鸟类保护的“独苗”还需要负责野生动物救助、居民偶遇野生动物等各类工作。

  此外,多名野保业内人士提出疑问,既然“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那么为何不直接掐断整个利益链条?而在淘宝网上也可以很容易买到捕鸟网,并没有被禁止。

  “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运输、经营、交易,都是属于工商部门来管,如果涉及一二级的保护动物,就需要公安介入。像饭店、集贸市场,如果还是贩卖运输的话,属于工商部门介入管理、执法,如果工商有时候认不清动物保护级别的话,就由野保配合,我们提供动物一级二级的标准,他按照行政处罚法,一二级的话案件就移交给公安,如果是一般性的保护动物,就按照行政执法。”青浦区野保部门工作人员说,掐断利益链条牵涉到多部门联手。

  “青浦区只有我一个搞这工作的,而且我也并非专业出身,这几年经过培训和学习才掌握一些知识。”青浦区野保部门工作人员指出,野保工作还存在另一个执法难点,“工商部门如果要抓,那么有些鸟类是有养殖的,有可能还是外地养殖进来的,有养殖证,那拿出复印件的话,工商部门就没办法认证,而且鸟扒了皮后,根本辨认不出是什么鸟。”

  “现有的野保法对于处罚细则并不是很明确,关于三有野生鸟类是没有价格的,该罚多少?怎么罚?都不是很清晰。”野保业内人士表示。

  “首先,鸟类是生态系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没有鸟的话,很多昆虫就会没有天敌,而且鸟本身也是生态系统中的物质循环。比如湿地会有很多鱼类,如果没有人类捕的话,就是靠这些水鸟类把大量的氮磷钾从这个生态系统里面移到陆地上去。有些太平洋国家是依靠卖鸟粪致富,大量的氮磷钾,尤其是氮磷,最后变成很重要的矿物。”“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保护与科学项目主任闻星19日表示。

  “果农架设捕鸟网的情况在全国都很普遍,主要影响一些在平原地区生活的鸟,比如喜鹊、斑鸠等,这类鸟喜欢吃果实,也经常在果园活动。”闻星说。

  对于捕鸟卖鸟等行为,闻星指出,凡是牵扯到金钱买卖的行为都是违法行为,可以按照地方的《野生动物保护条例》处理。其中,《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办法》第三十条规定,未经批准,擅自经营、运输、携带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会同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没收实物和违法所得,并处以相当于实物价值十倍以下的罚款;擅自经营、运输、携带市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没收实物和违法所得,处以相当于实物价值五倍以下的罚款。超过限额猎捕非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由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处以超额部分价值五倍以下的罚款。

  19日,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动物协会副理事长张正旺接受早报采访时指出,无论是什么原因,随意地猎捕鸟类都是违法的。“尤其在这个季节(9、10月份)是候鸟迁徙的季节,有很多候鸟在迁徙的过程中要经过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包括上海。”

  对于保护工作,张正旺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上海作为大都市,加强野生保护的力度,尤其是从政府部门加强力量是必需的。如果在可能的情况下,增加相关的保护力量,人员编制,这也是一方面。在北京,除了有野保站、野保处,还有森林公安,处理非法捕杀野生动物,包括市场出售野生动物等行为。上海也可以适当借鉴北京的一些经验。”

  与此同时,2017年1月1日,中国新的野保法即将实施。新的野保法有很多新的内容、新的规定,包括加强对栖息地的保护等。

本文链接:http://p-e.cc/bolao/436/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